【演讲】2016演讲大赛季军肖意凡决赛视频CUT | How Can One 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

2017/03/22 09:52:32
2016“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总决赛赛题
 
 
选手破题思路

肖意凡

肖意凡
西南大学
2016“外研社杯” 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季军
 
      调动所有感官读题
      视频题利弊皆有,好在能立马让人血脉贲张。看完宏大镜头、浩瀚宇宙和爱因斯坦之后,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心都有了。这种对题目的视听感受能促使人飞速思考,所以在第一遍看完题之后几乎立马蹦出一个问题“Why can’t we ask good questions?”有些讨巧,老师也建议继续斟酌。于是视频题的弊端就体现出来:思考容易浅尝辄止,且对文本有所忽视。视频中提到的“衡量一个好问题的标准”是深入解题的关键。因此,除了初步的视听感受,更重要的是动脑研读。
      拆解关键词句破题
      视频文本一经提炼,破题方向就豁然开朗了。题中的关键词句直接指向讲稿布局和要点,如generate, innovation, a what-if scenario, challenge existing knowledge, known and unknown. 这些都可以作为关键词巧妙嵌进自己提出的问题里。
      结合现实与专业选题
      对于开放性的题目,最得心应手的套路是和自己所熟悉的领域相联系。这,对英语专业来说,有点尴尬。不同于非英语专业选手(比如臧英杰能很快和自然科学联系起来),我尝试从语言出发,但发现提出的问题(巴别塔?世界语?)会囿于语言本身,格局狭窄且不能引起太多共鸣,最后决定从社会现实汲取材料,想到了近年来人们愈演愈烈的“刷存在感而难以真正找到自我存在”的现象,于是关键字invisibility应运而生。
      总之,破题立意是曲径通幽的过程,要想创意与深度并举,就要做一个立意的矿工,挖一挖,再挖一挖,看看下面的下面还有什么。
 
 
指导老师破题
申劲松 
西南大学
2016“外研社杯” 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季军指导老师
 
      自人类开始思想以来,提出问题、寻求问题的答案就成为其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正是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以及对问题答案的追寻引领人类越过重重障碍,历经千万年才走到今天。这次决赛要求选手提出一个问题并证明它是个“好”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好”问题:一个问题中的问题,要立即找到其答案显然不可能,可能的答案则可能引向新的问题,把我们引向新的思考。
      人类问题两个维度
      在我个人看来,人类的问题至少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考察:一是内与外的纠结;一是前与后的考量。内与外的纠结,凝成“我是谁”的追问;前与后的考量化成“我从何处来”和“我将向何处去”的唏嘘。“我是谁”的追问与个体身份密切相关,是人类哲学思考最根本的问题,几乎一切问题都可以回到这一问题上。“我从何处来”是对过去经验教训的总结,“我将向何处去”则是对人类未来世界的展望和期冀。
      以排除法确定问题
      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们开始破题时即排除了“我是谁?”这样一个形而上的问题。它是一个好的问题,但却是人类早已经问过千万遍的问题。严格讲,虽然我们也有这样的思考,但它却不是我们自己提出的问题。“回头看”一类的问题随后也被否定,我们关注的重点转向“向前看”的问题,因为“向前看,追问人类的将来走向,关注人类的希望和期冀,忧虑人将取得何种成就,是更为重要、更具意义的”。
      确定一个关键词
      大的方向确定,接下来就是确定一个关键词,并围绕该关键词构建我们的问题。我们的团队提出了多个选择,并对每一个选择进行了解读,但都被一一否定了。一筹莫展之际,意凡同学突然想起了我们培训中曾经提到过的一个话题,即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刷存在感但难以真正找到自我存在”这一现象,提出以invisibility为关键词来构建问题。这一提议得到大家的认同,问题How can one 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也随之提了出来。
      厘请演讲中的辩证关系
      当然,要保证一个问题成为“好”的问题,如果将其局限于个体而忽略更宏大背景下人类的集体命运显然是不恰当的,所以关于invisibility的陈述就必须从“个体”和“群体”两个层面来展开,探讨如何从invisibility的状态进入visibility的王国,找到自我,实现“个体/群体”的最大价值。在这一过程中,个体不应流于潮流或时世,而应该具有清醒的头脑,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预期的目标。而就群体而言,要克服invisibility的不利而实现visibility这一目标,只有通过交流、创新使自己具有不同于其他群体的身份或特征才有可能。但必须看到,没有个体对invisibility和visibility 辩证关系的清醒认识和正确应对,由个体构成的群体实现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的目标终将落空。总之,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必须从构建强大的自我出发,而“独立之思考,自由之精神”则是其保证。
 
肖意凡总决赛精彩视频cut
 
 
嘉宾点评
 

克非老师_meitu_1

克非老师
四川大学《英语演讲艺术》课程主要成员
2011“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亚军指导教师
2012“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季军指导教师
2017“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季军指导教师
2017“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季军指导教师
 
 
      我看了第四阶段的现场。那实际上是类似于一个剧院的礼堂,选手所站的主台有一定的进深和高度,而观众席是一个多排阶梯式的结构,所以现场有一种看“剧”的效果。现场听众的评判可能更多地是依赖于一种短时间内形成的印象,如果某一两个亮点刚好击中评委的内心,那优势就已经基本确立。而选手获得印象高分本身也是一种能力;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不可否认是一种客观现象。现在为了点评选手反复回放录像,像是在用放大镜做鉴定,当然会发现一些现场不曾注意到的问题,但同时不可否认,选手的亮点也会扑面而来。
      初次印象
      肖意凡在八个人里率先开讲,给人的印象还是相当惊艳。在观众对第四阶段的难度有所预料的情况下,她对已备演讲几乎完美的展示奠定了成功的基础。接下来评委在challenge环节打出的一个个 bullet question,使现场的紧张度达到最高点,而这位开场选手基本能够稳住立场沉着回应,在激烈的回合中维持了语言的质量,这就已在评委和观众心中得了不少加分。在其后comment其他选手的时候,肖意凡得体地、直接地表达了对其他选题的质疑;而在回辩其他选手的过程中,进一步强化了自己的立场,做到了比较完美统一的收场。
      回放分析
      肖意凡的选题“How can one 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 不落俗套,以小见大。标题的主语one看似预设了这是一个以个人为单位的发问诉求,但后来经提问嘉宾 Peter Pober 教授的提示,这是个牵涉到社会学 power structure 的宏观问题。根据社会学的理论,权力结构往往以金子塔型的结构存在于社会的各个方面,而这样的结构往往是趋利优选和效率最大化的结果。它的顶层被称为 the establishment, 而底层庞大的人口群体则可以被称为the invisible,但并不意味着这种结构不可撼动;实际上它是流动的,可以发生改变的。
      已备演讲
      演讲者开头给出对题目的定义,即 “How can a person establish his or her sense of belonging, influence, authority and discourse power?” 随后举例说明invisibility的表现,比如许多网民通过夸张表达想一鸣惊人,却发现这是一种虚幻的存在感;真正的价值是在别人的反映中证明的。
主体部分对总题目要求What makes it a good question? 作出三点解释,说明自己的选题可以放在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不同的语境中去理解;“遭到忽视”是一个关系到很多人的现实问题。而肖意凡的第三点我个人觉得是一个亮点。 她意思是:在消除不公、打破隐蔽的固化、倡导平等多元的过程中,大家首先应该做的不是抱怨,而是完善自我。只有个人努力奋斗才能真正维护自身尊严。否则不满“遭到忽视”,要求“被重视”只是庸人自扰。
      演讲的结尾通过对法国作家蒙田的引用再次强化了这个落脚点。不过蒙田的原句“everyone rushed elsewhere and into the future, because no one wants to face one’s own inner-self”作为听觉上一次性的输入理解起来有一定难度,所以在激发听众记住方面有些效果上的损失。而肖意凡在现场也是通过自己临时的 paraphrase另行叙述,比原句短一些,语气上也少了几分坚定。这是一个瑕疵,值得今后的演讲选手注意。
      面对挑战嘉宾提问
      回放视频再次看到这个环节的时候,最想说的是我们真的需要将挑战评委的问题逐一转录下来,进行认真的思考,而不是就此放过。那些问题不是对信息的重复,也不是为了指出选手的缺陷,而是观点的挖掘或拓展。这种批判性沟通特别可贵。当我们真正理解了评委的问题再来看现场的表现时可能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即便在心理层面有所准备,但在应对策略和知识层面可能都算“毫无准备”。如果想让自己有真的进步和真的收获,恐怕还是要抱着“洗耳恭听”的态度,弥补相关背景知识,继续寻求演讲后面有价值的内容,接近一种全面理解的可能。
      选手互评、回辩以及总结陈词
      向其他选手发问要运用到批评技巧,而前提是基于批判型倾听。因为这一环节时间有限,所以难以充分解释。但又因为有效的批评特别注重分析、提供理论依据,所以更不能泛泛而谈。可能有的人认为到了这个阶段,要么“大势已去”、要么“胜券在握”,所以形式大于内容应付过去。但我倒觉得这个开放式的探讨阶段对于选手的知识储备、临场应变、思辨能力、精神意志、甚至情商和领导力是一个最综合的考验,具有最关键的作用。就像赛跑,起跑很重要,但后半程过后才确定最终名次。而评委也应该更加重视这个部分。所谓“翻盘”的精彩,让大家也能在演讲比赛中可以看到。
 
 

1513923113547.jpg

汤天祎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组织学院硕士研究生
连续三年担任“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决赛主持人
2014“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亚军
2015年参加 George Mason Institute of Forensics培训
2016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美大学生对话”青年代表
 
      肖意凡同学的演讲可以说是属于“开门见山”类型的,开篇第一句: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So my question is how can one 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 紧接着,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更详细的阐释,什么是invisibility? 特别是在当代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invisibility又意味着什么?
      演讲的第二部分主要是针对“为什么这个问题是个好问题”展开的。 “This is actually a good question in three parts.” 也是开门见山、简洁清晰的风格,让人一目了然。接下来是三个点分条阐述。这样条理清晰的演讲非常值得各位演讲者们学习,thesis statement是哪一句、sub points是哪些......让人觉得就像是在看一本简约精装的书本一般舒服。然而,极简的背后往往是复杂的程序。如果没有丰富的内容和扎实的语言功底,相信即使有框架也只是个空架子。第二部分分为三点:我们通过在社交媒体上Po美化的照片和虚伪的“互动”,看似fight against invisibility其实则不然;不同领域的invisibility让我们相互交流,并创新出解决方法;在追求visibility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培养坚韧勇敢等品质。这些都让观众深刻地意识到,invisibility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进而justify why this is a good question。
      每一篇好演讲都离不开观众的共鸣,只有建立在观众经验基础的内容才能进行有效的传达。我听到社交媒体上的刻意互动来创造visibility的幻觉时仿佛看到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当代人的缩影,不知道大家是否感同身受?听完肖意凡同学的演讲,我开始反思很多东西,我觉得这正是好演讲该具备的品质。
 
      点击下方蓝字,观看更多演讲决赛视频:
       《2017“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视频集锦》
       《2016“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视频集锦》